改革开放40年中国艺术学学科变迁及当前学科构型

  559955静心阁一肖中特。:改革开放40年历程深刻地解放了中国艺术门类和中国艺术学学科。与中国艺术门类潮的经历相应,中国艺术学学科经历学科恢复与重建、学科开放与发展、学科升“门”及学科门类开垦与耕耘等时段。当前中国艺术学学科门类面临一系列差异化困扰:艺术实践—艺术研究的交并型学科与纯研究型学科之间、纯研究型学科(即艺术学理论)与艺术实践—艺术研究交并型学科(即音乐与舞蹈学、戏剧与影视学、美术学、设计学)之间、四个艺术实践—艺术研究交并型学科之间或内部都同时存在差异化困扰,这使得艺术学学科门类呈现出与其他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学科不同的学科门类景观:作为其研究对象的人类艺术活动必然包含永不舍弃的艺术实践与艺术研究两方面。当前推进中国艺术学理论学科迫切需要探究学科构型:一个层面是艺术学理论的表层学科构型,另一个层面是其深层学科构型。带着属于中国文化传统核心的“诗”“诗意”“诗性”或“诗兴”继续前行,中国艺术和中国艺术学学科才会有自身的真正的灵魂。

  把中国艺术学学科变迁同改革开放40年历史联系起来考察,有其必然性。这主要是由于,改革开放时代的变革历程深刻地解放了中国艺术,促进了空前的艺术恢复和发展局面的形成;与此相连,中国艺术的恢复和发展又强烈地推进了中国艺术学科的恢复和发展,而与此相伴随的则是改革开放时代整个中国学科体制的恢复和快速发展。因此,在中国改革开放40年之际回头考察中国艺术学学科发展,有助于进一步弄清两者之间的必然联系。需要看到,中国艺术学学科门类的诞生至今也不过7年时间,但中国的改革开放时代却已走过40周年历程了。站在这特殊的时间节点回望中国艺术学学科门类的来路,但见芳草萋萋,踪迹难辨,景观依稀。需要静下心来,适当钩沉起中国艺术学学科门类与中国艺术门类潮相偕度过的那段峥嵘岁月,以便在走向未来时能够心中有数,至少有所准备。

  不妨首先前往有关中国艺术门类潮的记忆库看看,那里或许更容易触发已经变得有些飘忽不定的艺术发展线索。改革开放,虽然首要和根本性地是指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等维度的拨乱反正进程,但艺术却也总是把自己的投影深深地融入此进程之中,并成为这一进程的进军号角或代言者。由于如此,艺术的变化总是能折射整个改革开放时代的变迁轨迹。

  要探讨艺术与改革开放时代进程的关系,首先需要就艺术学学科门类(有时也称艺术学门类)与艺术门类的关系做点简要梳理。艺术学学科门类与艺术门类虽然是不同的概念,但是既有区别也有联系。艺术门类是指由媒介及创作方式等的差异而形成的艺术实践(创作或展演)的多种类别,如音乐、舞蹈、戏剧等艺术门类;而艺术学学科门类则是指艺术研究的学科类别,下辖音乐学,舞蹈学和戏剧学等学科。这看起来本来已经可以清楚地显示出艺术门类与艺术学学科门类之间的相互差异了,但实际上,它们两者之间的联系却是无法割断的,这就表现在两方面:一方面,由艺术实践构成的艺术门类是艺术学学科门类的研究对象,另一方面,艺术学学科门类中则又实际地可以包含艺术门类中的艺术实践内容(尽管还有艺术研究内容)。可以看到,已然沉落为文化记忆的改革开放时代中国艺术门类潮,会渐次回放出它那几段珍藏的记忆。

  第一时段记忆,指向大约为1978至1989年,那是中国艺术门类的复苏时段,与中国社会从农村经济体制改革转向城市经济体制改革的进程相伴随。这时段艺术记忆的主调在于协调处理重新高扬的艺术自由与多年延续的艺术对现实政治主题的配合之间的矛盾。那时的文学(目前一般被划在艺术门类之外)在整个艺术家族中还处在引导地位上。重申要保障在“十年浩劫”中未能付诸实施的两种艺术自由:“在艺术创作上提倡不同形式和风格的自由发展,在艺术理论上提倡不同观点和学派的自由讨论。”①与改革开放时代之前的10年相比,这个时段的改革开放效果确实是令人难忘地务实的:政府在具体的艺术管理行为中,真正开始注重保障两方面的艺术自由:一是尊重艺术家的创作自由,鼓励不同艺术风格及个性的自由发展;二是尊重艺术理论评论的自由争鸣,允许不同观点和学派的自由讨论。其突出标志就是艺术家们逐渐走出艺术作为政治的工具的单一价值观,开始独立探索艺术语言的自主性地位的努力。伴随文学门类潮而兴起的是美术门类、戏剧门类和电影门类等掀起的艺术门类潮:吴冠中的绘画“形式”论、高行健等的实验戏剧、张暖忻和李陀的“电影语言现代化”论、汪曾祺的“语言是小说的本体”论等都体现出这种艺术复苏冲动。至于第五代电影、85’美术新潮和89’现代艺术大展、85新音乐运动、实验戏剧和先锋小说潮等艺术思潮、艺术流派或艺术社团,则是这种艺术复苏的更加引人瞩目的标志。

  第二时段为1990至2002年间,属于各艺术门类分层发展时段,出现了艺术政治、艺术陶冶及艺术消费等之间的多层面协和景观,与此相应的是中国社会改革开放进程的深化以及作为其“中心”的“经济建设”在政治、社会和文化等领域的纵横渗透作用。在这个时段,中国艺术界在经过多年尝试后,终于找到政治与审美相互协调的办法,这就是实施可以被称为艺术分层发展的方案:一方面是弘扬主旋律,落实政府管理部门有关艺术配合政治需要的总体规约;另一方面则是提倡多样化,满足受众群体的多方面的审美需求。这样的结果在于,使得中国艺术界出现了各艺术门类分层发展的生机勃勃景象。与此同时,随着电影业的恢复和电视业的迅速发展,以电影、电视艺术和流行音乐为代表的大众艺术形态,成为中国艺术界在社会生活中产生重要影响的艺术门类主流(由于如此,以下不妨更多地以影视作品为例)。电视剧《渴望》《北京人在纽约》《编辑部的故事》等,以及电影《甲方乙方》《不见不散》《大腕》《英雄》等,相继成为这个时段中国艺术门类潮的路标性作品。

  第三时段为2003至2012年的艺术门类繁荣时段,其突出标志是快速发展的艺术产业(或文化产业)逐渐产生出与艺术事业相互争奇斗艳的效应。此时段中国社会改革的标志性举措,突出地表现为一种文化论转向进程的推进,即提出“提升中国国家文化软实力”和“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等新任务,使经济学过程变得文化化,让文化成为引领艺术生活乃至经济生活的核心逻辑。继《英雄》以“视觉凸现性美学”而拉动中国艺术界的视觉美学潮后,《十面埋伏》《天下无贼》《唐山大地震》《集结号》《让子弹飞》《画皮2》等的出现,一方面表明艺术产业的产品实现快速增长,特别是在满足观众的身体美学需要或消费文化需要方面做出了有力的实绩,但与此相应的是,其中某些产品对消费功能的过度开发和满足,容易导致低俗化或媚俗化现象流行开来,甚至推衍成为艺术繁荣发展中的不和谐插曲。这种情形所引发的深刻教训在于艺术既要“以人为本”地满足观众的多样化审美需要,更要懂得在上述满足中提升他们的审美品位。

  第四时段为2013年至今的艺术门类规约时段,探寻中国传统引领下艺术消费与艺术品鉴之间的平衡,特别是本土文化传统元素对艺术消费的美学规约,也就是如何以传统特性引领下的高雅纯正审美品位去规范和约束日常艺术消费活动。这时段中国社会改革开放进程的新趋向在于,把上一时段凸显的文化论转向转变为中国传统文化论转向,从而把中国传统元素在社会生活中的引领作用强调到一种空前的高度。《人在囧途之泰囧》《捉妖记》《夏洛特烦恼》《心花路放》《港囧》等轻喜剧作品的风行一时,迫使人们认真思考本土文化传统对艺术消费的规约。《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战狼2》《红海行动》等以“港风北融”为鲜明特色的动作片在观众中引发强烈的民族主义热潮,既表明中国电影市场的上升空间比预想的远为开阔,同时又表明理性的观影在如今变得越来越重要了。还应当看到,这个时段的引人瞩目的景观是网络型艺术的崛起。依托互联网而生长的网络型艺术,有效地把观众从以往的被动受者地位解放出来,同时获得了受者与传者的双重角色。面对网络型艺术、倚网型艺术和传统型艺术的三分格局,特别是其中网络型艺术和倚网型艺术的主流地位和传统型艺术的边缘处境,艺术引导的任务变得日益重要而又艰巨。

  有关中国艺术门类潮的上面四段记忆,当然只是简约的,但从中可见出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艺术门类潮的大趋势:从改革开放时代之前政治引领时段的单一格局中走出,在“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国家战略推动下,伴随社会物质生产的快速发展而迅速发展,逐步呈现出多形态、多样化及多层次的艺术繁荣发展局面,并形成政治导向、市场导向及个性导向等多重力量之间的相互对话与协调格局。由此,给恢复和发展中的中国艺术学学科提供了有力的支撑。

  回放出中国艺术门类潮的上述景观,可以便于继续搜寻有关改革开放时代中国艺术学学科门类发展的那些斑驳记忆及其背后的支撑力量。既作为中国艺术门类潮强力推动的成果,也作为中国学科体制改革和发展的成果,中国艺术学学科变迁与中国艺术门类潮的四个时段大体对应,也可以说经历了相应的四个时段的变迁,其关键一环就在于顺利实现了升“门”的宏愿。

  第一时段为艺术学学科恢复与重建时段。与中国艺术的复苏相应,中国艺术学学位制度和学科制度在此时段相继恢复,其集中表现就是,在1983年和1990年颁布的高校和科研机构授予博士和硕士学位的学科目录中,“艺术学”已然成为文学门类中与已有的“中国语言文学”和“外国语言文学”两个一级学科相平行的第三个一级学科。随即,一批批艺术学科的学位人才成长起来,同时也收获了一系列艺术学科的学术成果。这表明,中国艺术学逐渐跨越“十年浩劫”时代那种简单地从属于和受制于政府短时期政策主题的要求的困境,转而按照现代性学科制度的规范去自主地发展。这就是说,艺术学界终于重新达成了如下共识艺术学就是关于艺术的自主学科,不应当简单地重复艺术管理政策的要求,而是要按自身的学科逻辑去自主生长。

  第二时段为艺术学学科开放与发展时段。与电影和电视艺术等大众艺术的兴盛及设计艺术等应用型艺术的迅速发展相应,各个艺术门类学科的发展得以提速。到1997年,文学门类中除新增设“新闻传播学”为一级学科外,已经列为一级学科的艺术学将已有的二级学科扩展到八个,即艺术学、音乐学、美术学、设计艺术学、戏剧戏曲学、电影学、广播电视艺术学和舞蹈学。这是一个具有意义的标志:一级学科艺术学下面不仅各个门类艺术学而且作为艺术理论学科的二级学科“艺术学”也迅速发展起来。这时期中国艺术学注重面向国际学科与学位制度开放,在开放中学习国际先进的学科与学位制度经验,在此基础上以我为主地构建中国艺术学的独特体系。

  第三时段为艺术学学科升“门”时段。正是依托着各门类艺术、特别是电影、电视艺术和流行音乐等大众艺术的社会影响力与日俱增,以及它们在整个艺术家族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巩固和提升这一特定背景,出于加强艺术学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的新需要,到2011年2月13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终于正式决定将艺术学升格为学科门类并在其下设置五个一级学科。自此,艺术学脱离开文学门类而拓展为拥有艺术学理论、音乐与舞蹈学、戏剧与影视学、美术学和设计学等五个一级学科的独立学科门类,从而为自己开辟出一个更加高远的发展空间。

  第四时段为艺术学学科门类的开垦与耕耘时段。获准独立门户以来的艺术学学科门类,正在按各个一级学科的学科建制去建设和发展。其建设进程及成果究竟如何,有待于不断地回头反思和总结。

  简要回顾改革开放时代40年中国艺术学学科变迁历程,可以说,它属于艺术繁荣和文化复兴时代结出的学科之果。假如没有改革开放40年中国艺术门类的复苏、发展和繁荣局面,中国艺术学学科的发展乃至成功升门,肯定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同理,假如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成为“新时代”的国家战略目标,作为这种复兴过程的重要环节的中国艺术门类和中国艺术学学科门类,在当前受到社会各界的如此高度重视以及获得如此丰盛的建设资源,也是不可思议的事。现在回顾上述事实,与其说是为了点燃艺术学界自身的自豪情绪,不如说是要激发起更加强烈的建设自觉性和积极性,因为,升级为独立学科门类的中国艺术学学科,同那些早已成为学科门类的相对成熟的学科门类相比,毕竟尚处筚路蓝缕阶段,目前尤其需要的不是自豪感和自信心的持续激发,而是以更加自觉和积极的姿态去冷静地开垦和耕耘。